正在加載......

 ()無極神佛社網路聖殿佛堂 www.godinfo.net宗旨正信上帝佛法人道佛學大士六要行不再被動輪迴當人身的天界人靈如來
  (1)信行上帝佛法;宗教同和,人間極樂。(2)祈行二世因果;背罪現世,植德來世。(3)緣行三道輪;心物同存,靈人共生
  (4)覺行無極緣起;靈覺歸真,永生不滅(5)願行大愛無畏;慈悲仁愛,自然無為(6)妙行大士道德;財智救世,九渡兆行。
~~~~~~~~~~~~~~~~~~~~~~~~~~~~~~~~~~~~~~~~~~~~~~~~~~~~~~~~~~~~~~~~~~~~~~~~~~~~~~~~~~~~~~~~~~~~~~~~~~~~~~~~~~~~~
 (二)根據天文望遠鏡拍攝,學家推算現今宇宙的誕生,約緣於140億年前的開天闢地大爆炸,且從始至今只有一次霹靂大爆炸,故可知各
    大宗教尊奉的至高無上
創世造物主   神佛大上帝就僅有共同一位,但因各宗教民族語音不同,才有如下名號敬稱   上帝寶聖
       
阿彌陀佛耶和華 !! 盤古聖尊 !!! 真主阿拉 !!!! 無生父母 !!!! 惟修如梵 !!!! 真如神主!!!! 七寶聖乃依世界各大宗教成立年代先後
    排序,是至大等同,自在永恆,宇宙唯一,人間共有的
真神真佛    無極神主聖靈聖如聖佛上帝大上帝不同尊阿門阿彌陀佛
神佛大上帝旨示!自2008年起,台灣區民必須洗歸上帝佛法,否則死後人靈心識不得離開地球,不能升天國極樂淨土!下輩子會更苦
    現有關帝雲長天尊統領地球欲界初天雲門義,並與地尊地藏王,閻羅王,城隍爺等地界教友團,負責卯劫助善罰惡天職,共護本門社
如果您是   神佛上帝觀世音佛,
耶穌基督,釋迦佛,大日如來,綠渡佛,
彌勒太上老君,神農藥師,孔子玉皇大帝,瑤池金母,媽祖,玄天,關公
   
諸佛仙聖信眾神佛子或有緣相信本人者,請為無極神佛社<真上帝佛法>網站作善功德轉介。   神佛上帝!和諸佛大士菩薩知羅漢
   
仙聖護法及地界的五坤地王地藏王,閻羅王,城隍爺,福德,大地母神佛仙聖會有感知會隨時護祐您平安健康如意
阿們阿彌陀佛
👉新天意加持!真預言背書!天地定數神跡認證本門社!您處燈塔山腳下,見光不易不信上帝佛法僅不能升天,但你若敵視本門道法福音
    ,將下放無底地獄火湖,慎思善哉!勿死守貴
教團,多信多保險,為己多著想。唯有耐心細看遠望,方能得穫大光明永生天國真彼岸
著作權©無極神佛社劉大山版權所有。引用本網站資料請出處<無極神佛社>才不致違法及冒犯神主十維十方仙護法神使團之罪。


#<中國史上各派宗教的緣起(三)∼∼∼連結<內政部>公告<台灣各派宗教義旨>簡介******************<微軟字色較正>
中國歷代朝流與宗教∼∼連結<內政部><台灣各派宗教義旨>簡介
神農炎帝(約西元4000年)→黃帝軒轅(元3000年)→帝嚳→唐堯→虞舜→夏禹→商朝→周朝(西)→東周→春秋戰國(西元770年)
→秦朝(公元
221年建)→漢朝(西)→東漢(公元25年)→蜀漢三國(公221年)→晉朝(公265年)→東晉十六國→北魏南朝→宋→齊→(公
502年)→陳→隋→唐朝(公元618年)→五代十國→後梁(公907年)→後唐→後晉→後漢→後周→宋朝(公960年)→南宋→元朝→明朝(公
1368年)→(公元1636年)→民國(公1912年)→中國(公1949年)


   第六節 宋元兩代儒釋道三教的會同與也里可溫教、伊斯蘭教的流行
       宋代是中國封建經濟、科技和文化比較發達的時期,政治上中央集權制更趨成熟。在思想文化方面最突出的演變,是程朱理學的確
       立和儒釋道三教在理論上的融合。宋代理學是封建宗法理論的最高成就,也是傳統的國家宗教最精緻的哲學理論形態,它反對佛道
       的外在權威,卻吸收佛道的思想營養以充實自身。道教達到頂盛時期,全真道在理論上將儒道佛融為一體。佛教進入後期,禪宗急
       劇儒化。三教都在向對方靠攏,從外部功能的一致性發展到內在精神的一致性。元代大致保持了這種狀態,也里可溫教與伊斯蘭教
       則有較大發展。

   【漢地佛教的儒化與藏地佛教的興起】
       宋元統治者依然支持和利用佛教。宋太祖曾派僧人一百五十七名遊學西域,每人賜錢三萬。宋太宗說:「浮屠氏之教,有裨政治。」
       宋真宗時僧尼多達四十五萬八千多人。元代帝王對佛教的崇信,主要是修功德、作佛事,如念經、祈禱、印經、齋僧、受戒等事項,
       並在全國大興佛寺,「凡天下人跡所到,精藍、勝觀、棟宇相望」(《元史.釋老傳》)。至元二十八年(一二九一),有佛寺四
       萬二千,僧尼二十一萬三千餘人。
       宋元佛教主要是襌宗(尤其是臨濟宗)的天下,其次天台宗稍有生氣。襌宗打破早期「不立文字」的傳統,而有大量《燈錄》和
       《語錄》出現,變成不離文字,如《景德傳燈錄》、《六聖廣燈錄》、《五燈會元》、《古尊宿語錄》等。又編出一批「公案」,
       對「公案」加以注釋,稱之「評唱」、「擊節」。襌宗否定傳統的結果之一是出現狂襌,給它自身帶來危機。五代宋初名僧延壽
       (九○四∼九七五)就斥責了所謂「飲酒食肉,不礙菩薩;行盜行淫,無妨般若」,「步步行有,口口談空」的風氣,主張襌、教
       並行,以講習佛經來彌補單純修襌造成的弊病,說「經是佛語,襌是佛意」(以上見《宗鏡錄》)。臨濟宗至宋代分為楊岐、黃龍
       兩派,依然發揮襌宗以染為淨、即俗而真的風格,所謂「事無不同,只在迷悟」(《續古尊宿語要》)在這種思想邏輯支配下,襌
       宗的儒化更加快了步伐。雲門係襌僧契嵩(一○○七∼一○七三)力主揉合儒佛。他認為佛之五戒、儒之五常可以合而用於教化人
       心,並進而以「孝為戒先」,說:「夫孝也者,大戒之所先也」,「夫孝,諸教皆尊之,而佛教殊尊也」,而性理之說,「皆造端
       於儒,面廣推效於佛」(《鐔津文集》)。被排斥於天台宗之外的孤山智圓(九七六∼一○二二),自號「中庸子」明確聲稱自己
       的思想「宗儒為本」,儒佛「共為表裡」,「釋、道、儒宗,其旨本融,守株則塞,忘筌乃通」(以上《閑居編》)。他用儒學修
       身,佛學治心,以為這樣才合乎中庸之義。
       宋代佛教的重大事件之一是雕刻漢文《大藏經》。《開寶藏》是第一部官刻佛教經論總集。此外還有《崇寧藏》、《開元藏》、
       《思溪藏》、《磧砂藏》等。《磧砂藏》始刻於南宋,完成於元代。
       公元七世紀,印度傳入的密教和漢地傳入的大乘佛教,與西藏原有的「苯教」結合而形成藏地佛教。該教宣傳宇宙大劫,一切無常
       、因果報應、生死輪迴、修行解脫等教義,特別崇奉密宗,以無上瑜伽密為最高修行次第,稱為藏密。宗教活動重視誦咒、祈禱、
       祭祀、供養。尊稱高僧為「喇嘛」。從七世紀松贊干布奉教,到九世紀中葉以前為「前弘期」,以赤松德贊時期最盛,但內有漸、
       頓之爭,外有與苯教的激烈衝突。唐會昌元年(八四一)朗達瑪滅佛,西藏佛教中斷一百餘年。至宋太平興國三年(九七八)佛教
       再度復興並真正藏化。由此爾後,稱「後弘期」。公元十一世紀中葉起,各教派陸續形成,有白教(□(口閣)舉派)、花教(薩
       迦派)、紅教(寧瑪派)、黃教(格魯派)等。十三世紀出現活佛轉世制度。在元代皇帝支持下,西藏形成政教合一體制。元世祖
       封八思巴為帝師,後繼者十餘代,皆享有極高榮譽和極大權力。黃教由宗喀巴(一三五七∼一四一九)創立,在各教派中勢力最大
       ,其嗣法弟子稱達賴、班襌,代代相傳,擔任黃教教主。該教又傳到四川、青海、甘肅、蒙古等地,並外傳至附近不丹、尼泊爾等
       國家。
 
     【道教的興旺與其三教合一說】
       道教於宋元兩代進人巔峰時期。宋代諸帝佞道甚於佞佛。真宗時編《大宋天宮寶藏》,徽宗時編《崇寧道藏》、《政和道藏》,從
       此才有道教經典總集。張君房又輯要而成《雲笈七籤》,成為道教要籍。真宗上玉皇大帝聖號,奉為天界總領,賜道士張正隨為虛
       靜先生。徽宗自稱教主道君皇帝,上玉帝尊號為「太上開元執符御歷含真體道昊天玉皇大帝」建玉清昭陽宮奉祀老子,置道官,立
       道博士員,賜道士林靈素為通真達靈先生,道士徐知常為沖虛先生。他欲揚道抑佛,改稱佛為大覺金仙,菩薩為仙人大士,僧尼稱
       德士,位在道士之下。
       遼金元之世,道教形成確定的教團,出現正一教與全真教兩大教派。元世祖封張道陵三十六代孫張宗演為嗣漢天師,主領江南道教
       ,形成以符籙為主的正一教派。金代道士王重陽在山東創立全其道(教),以煉養為主。元代全真道道士以王重陽派為北宗,張伯
       端(北宋道士)派為南宗,兩宗均依托王玄甫、鍾離權為祖師。北宗稱王玄甫、鍾離權、呂岩、劉操、王重陽為北五祖,南宗稱張
       伯端、石泰、薛道光、陳楠、白玉蟾為南五祖。北宗還稱王重陽七大弟子(馬鈺、譚處端、劉處玄、丘處機、王處一、郝大涌、孫
       不二)為北七真。丘處機世稱長春真人,受到成吉思汗隆遇,賜號「神仙」,爵「大宗師」,掌管天下道教。
       全真道融攝佛儒,高唱三教歸一。王重陽不獨奉道經,亦勸誦《般若心經》、《孝經》。丘處機說:「儒釋道源三教祖,由來千聖
       古今同」(《磻溪集》)。元初道士李道純說:「引儒釋之理證道,使學者知三教本一」(《三天易髓》)。全真道是內丹派與
       禪宗、理學相結合的產物,以明心見性、養氣煉丹,含恥忍辱為內修之真功,以傳道濟世為外修的真行,功行雙修,以期成仙證真
       ,故謂之全真。唐宋以來,外丹多次失敗,內丹與養性說的地位上升。全真道一方面破斥肉體,否定人性,追求精神解脫,向佛教
       靠攏;另一方面又講天命之性,強調善行道德,向儒家靠攏。王重陽明確否定肉體長生,而以本無生滅的「真性」為解脫成仙之本
       。「真性」空淨永恆,又稱「真心」、「元神」、「天命之性」、「道心」,只要思想上修煉到清淨虛寂,無所掛累的狀態,即是
       成仙得道。但又與襌宗有別,它以神為性,以氣為命,要求見性與養氣結合,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煉虛合道。煉就的
       「陽神」,形象同於本人,升天為天仙。因此全其道仍不離道教本色。

   【宋代理學的神學化傾向】
       宋代理學是在繼承和改造兩漢經學與魏晉玄學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它以「天理說」取代了漢代的「天神說」,以「理氣說」取代
       了魏晉的「貴無論」。它又攝取佛道的思維方式與修養方法,使自己既具有政治上的優勢,又具有足以與佛道抗衡的理論優勢。
       理學的神學色彩首先表現在把忠孝與五常拔到「天理」的高度,給神權披上理性的外衣。「天理」至善至美、神聖不可侵犯,存
       「天理」必須滅「人慾」,以此扼殺人們身上違背封建道德的感情慾求。理學家還宣揚超歷史的道統說,尤其神化孔子,有「天不
       生仲尼,萬古長如夜」的頌言。朱熹把偽《古文尚書》中「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十六字,奉為孔門傳授心
       法;使之成為類似神啟的宗教教義。
       其次是直接吸收佛道神學。理學開創者周敦頤,其《太極圖.太易說》出自道教,其《愛蓮說》由《華嚴經探玄記》脫胎而出。北
       宋五子之一邵雍,其學可上溯到道士陳摶的《先天圖》。理學代表人物程顥、程頤讚美佛學「極盡乎高深」(《河南程氏道書》卷
       十五)。又說:「灑掃應對,便是形而上者,理無大小故也」(《河南程氏遺書》卷十三),近似襌宗。又說「事理一致,微顯一
       源」(《河南程氏遺書》卷二十五),類似華嚴。程顥曾云:「雖堯舜事業,亦只如太虛空中一點浮雲過目」(《宋元學案.明道
       學案》上)。程頤肯定華嚴宗圓融無礙的說法,並歸納為「萬理歸於一理」的命題(《河南程氏遺書》卷十八)。宋代理學最大代
       表者朱熹對《陰符經》、《周易參同契》均有精心研究,並稱讚佛教說:「佛教最有精微動得人處。」(《朱子語類》卷十三),
       又說:「今之不為襌學者,只是未曾到那深處,才到深處,定是入襌去也。」(《朱子語類》卷六)朱熹的「理一分殊」之說,無
       疑受華嚴宗的散發,他說:「然雖各自有一個理,卻又同出於一個理。」「釋氏云『一月普現一切水,一切水月一月攝』這是那釋
       氏也窺見得這些道理。」(《朱子語類》卷十八)宋代心學大儒陸九淵蔑視儒經文字,聲稱「六經皆我注腳」。他反對朱熹「格物
       致知」的修養方法,斥為「支離事業」,主張直指本心、明心見性的簡易功夫,頗有襌宗的風度,故世人稱「陸學即禪學」。

   【也里可溫教與伊斯蘭教的流行】
       也里可溫教是元代對基督教的稱呼,又稱十字教,有方濟各會與聶斯脫利派。元太祖、太宗與羅馬教皇關係密切,世祖入主中原,
       基督教隨之再度傳入中國。世祖接見馬可波羅,托他致書教皇,請求派遣教士七百人來華傳教(《馬可波羅遊記》)。元代朝廷設
       崇福司,專管該教事務。北京、杭川、西安、甘肅、寧夏、鎮江、泉州等地都建有教堂。但該教地位次於佛道二教,禮部規定「隨
       朝慶賀班次,和尚、先生祝贊之後,方至也里可溫等」(《元典章》卷三十三),且教徒多為蒙古族人或僑居中國的西亞人。隨著
       元朝的覆滅,它也就衰亡了。
       公元十世紀中葉起,中亞伊斯蘭國家勢力進入新疆,新疆各族由信仰佛教改信伊斯蘭教,後擴及全疆。成吉思汗西征,一批阿拉伯
       、波斯、中亞的工匠、士兵隨軍東來,並與漢、蒙、維等族結婚定居,後裔形成回族,開始時,主要分布於甘肅河西走廊,而後遍
       布全國各地,形成大分散、小集中的居住特點,具有全民族信仰伊斯蘭教的習慣。元代對伊斯蘭教很重視,在各地普建禮拜寺,還
       特設回回國子學。不少回教徒在政府中身任要職。如賽典赤贍思丁先後任陜、川、滇的平章政事,其子孫三代皆居高官。中國回教
       徒對於中國與阿拉伯的文化交流有積極貢獻,並出現一大批專家學者,如贍思是著作甚富的儒者,薩都剌、丁鶴年是著名詩人,札
       馬刺丁是曆法家,高克恭是畫家。

   第七節 明清時期原有宗教的演化、民間宗教的活躍和基督教的第三次傳入
       明清是中國封建社會最後兩朝,封建生產方式走到它的盡頭,本來有可能自發向資本主義社會演變。但明中葉的資本主義萌芽未能
       充分發展起來,而鴉片戰爭以後,中國又陷入了半封建半殖民地杜會,種種內外因素延長了封建社會的生命。在思想文化與宗教方
       面,明清兩代統治者,以程朱理學為官方哲學,大力提倡尊孔讀經;佛教在外部加速與儒學的融合,在內部加速各派間的融合;道
       教勢力衰微,但越加滲透到民間信仰之中;民間秘密宗教極為活躍,經常發生反抗事件;伊斯蘭教進一步儒化;基督教的勢力在鴉
       片戰爭以後迅速擴展。宗教日趨多樣化和逐漸下移,各種社會勢力都在利用宗教達到自身的目的。宗教挽救不了過時的社會制度,
       也孕育不出新的未來社會。只有代表新的生產方式的社會力量和社會思潮,才能結束長達兩千多年的封建社會,開闢出一個光明的
       新時代。

   【國家宗法性宗教祭祀活動的完備及王學的禪宗化】
       祭祀天地、祖宗、社稷、聖賢及山川諸神,為封建國家之常制,唐宋相因而有所損益。明代以祭祀天地、宗廟、社稷為大祀,先農
       、朝日、夕月、先師等祀為中祀,其餘諸神為小祀。嘉靖中,連南郊天壇,北郊地壇,城東朝日壇,城西夕月壇,太廟、社稷壇緊
       連宮城。清代沿習不變。
       尊孔祭孔活動有增無已。宋時加封孔子為至聖文宣王,元時復加封為大成至聖文宣王,以孟子為亞聖。明嘉靖時改稱孔子為至聖先
       師。四配是:復聖顏子、宗聖曾子、述聖子思子、亞聖孟子。以下十哲、七十二賢,以歷代大儒九十多人從祀。清代以四書五經為
       國子監課本,大搞祭孔活動。清聖祖、高宗親自出巡孔府,祭拜孔子,衍聖公府備極尊榮。
       明代王守仁的心學,進一步發揮陸九淵的思想,認為心即理,心外無物,心外無理。心也叫「良知」,它是先天的、人人皆有的,
       不教自能,不假外求,「君子之學,惟求得其心」(《紫陽書院集序》),不必去考慮名物,鑽研書冊。他反對出世的佛學,主張
       即事修聖。《傳習錄》說:
       佛怕父子系,卻逃了父子;怕君臣累,卻逃了君臣;怕夫婦累,卻逃了夫婦。都是為個君臣.父子、夫婦著了相,便須逃避。吾偏
       有個父子,送他以仁;有個君臣,送他以義;有個夫婦,送他以別。何曾著父子、君臣、夫婦的相?
       看起來王守仁在批判佛學,其實他在用襌學批判一般的佛學,因為襌宗早已不主張用逃世之法來解脫家國之累,而是要在積極處世
       中證成妙道。王守仁主張行君臣父子夫婦之事而不著其相,這正是對襌宗思想有深刻領悟的表現。王學中反對外在權威的思想,是
       為了更好地從內心維護綱常名教,卻又包含著破壞綱常名教權威的因素,因而後來常常為進步思想家所利用,始終沒有成為正式的
       官方哲學。

   【佛教在內部與外部的融合傾向】
       明太祖將唐宋以來度牒限數收費制改為免費發給度牒,為出家者大開方便之門。明成祖靠僧人道衍(姚廣孝)為軍師,定策起兵,
       入承大統,更大力弘揚佛教。武宗尤熱心佛事,正德間曾一天度僧道四萬人。成化年間,僧尼達五十餘萬人。佛籍方面,雕刻《南
       藏》、《北藏》和《方冊藏》即《嘉興藏》。佛學的發展,一為襌教關係問題,二為三教會同問題。梵琦(一二九六∼一三七○)
       把「大道不離聲色言語」的觀點發揮到極端,說:「處處無非佛事,頭頭總是道場。酒肆、婬坊了無罣礙;龍宮虎穴,任便經過。」
       《梵琦語錄》修禪不僅不避俗事,也不避奢侈放蕩,禁慾的宗教變成了縱慾的宗教。元賢(一五七八∼一六五七)以更徹底的姿態
       貫通三教與諸教,認為就異者而言,教外有教,教內有派;就同者而言「則非獨三教是一,即一切魔外以及資生業等,皆順正法;
       蓋理外無教,故教必歸理」。釋迦既出世又入世,孔子既入世又出世;不入世不能出世,不出世不能入世,所以儒佛都是兼內外、
       合真俗的。他批判狂襌的墮落,認為這些禪僧口言不齒,危害佛教者必此輩。他大聲疾呼,號召挽此頹風,回歸佛教之正途。明代
       佛教有所謂「四大家」:祩宏、真可、德清、智旭。祩宏(一五三五∼一六一五),別號蓮池,被譽為「法門之周孔」。他以淨土
       為主,兼重襌、教,融會性、相。在教內,主張以教輔襌:「學佛者必以三藏十二部為楷模」,「通宗不通教,開口便亂道」
     (《雲棲法匯.手著》)。在教外,主張三教合為一家。「陰助王化之所不及者,佛也」,「顯助佛法之所不及者,儒也」(同上)
       ,所以佛儒不應相互攻擊,而應相互合作。真可(一五四三∼一六○三),晚號紫柏,是方冊大藏經的創刻者,他也力主宗、教融
       通:「傳佛心者,謂之宗主;傳佛語者,謂之教主。若傳佛心有背佛語,非真宗也;若傳佛語不明佛心,非真教也。」(《紫柏尊
       者全集》)他亦主三教同源,甚至稱儒家五常為「五如來」(同上)。德清(一五四六∼一六二三),又稱憨山大師,他主張襌宗
       、華嚴宗融合,對《中庸》、《老子》、《莊子》深有研究,擅長以佛解儒。如將「克己復禮為仁」解為「先破我執為修襌之要」
       ,將「道心」解為「不迷不妄之性」。認為「不知《春秋》不能涉世;不精老莊不能世;不參襌不能出世」。聲稱「捨人道無以立
       佛法」,而人道就是「君臣父子夫婦」(《憨山大師夢遊全集》)。這樣,儒化的佛學,與佛化的儒學之間已無多大差別了。曾旭
       (一五九九∼一六五五),晚稱藕益老人。他兼重襌、教、律,說:「襌者佛心,教者佛語,律者佛行。」(《靈峰宗論》)又認
       為學佛學儒乃相輔相成,「惟學佛然後知儒,亦惟真儒乃能學佛」(同上)。
       清代前期佛教亦受尊崇。《龍藏》始刻於雍正,完成於乾隆。乾隆又組織人力將大藏經譯為滿文,費時十八年。其時憎尼達三十四
       萬人。道光以後,佛教不振,佛徒多致力於佛經的校刻與流通。襌宗名僧有月、道忞、通琇、海明、密源、清□(金客)、琝荂B
       法忍等,淨土名僧有省庵、徹梧、印光等。居士在弘揚佛法上有巨大影響,如清末居士楊文會創金陵刻經處,所出經籍,頗有盛名。
       清帝禮遇藏地佛教。順治九年,達賴五世入京受冊封。乾隆五十八年(一七九三),制定《欽定章程》,確定了西藏政教合的制度
       ,所有西藏地區寺廟和喇嘛都受理蕃院管理。十四世紀編成藏文大藏經,明清多次刻印,共收典籍四千五百六十九種,除經、律、
       論外,尚有文學、天文、醫學等內容,是佛教文化的寶庫之一。

   【《道藏》的重修與道教的衰落】
       宋元道藏,經元代焚經和兵火之災,早已散失。明英宗正統年間形成《正統道藏》,五千三百零五卷。後又有《萬曆續道藏》一百
       八十卷。清代《道藏輯要》與《道藏續編》第一集,均有增補。道藏內容極為廠雜,除道經外,還有諸子百家及醫學、化學、生物
       、保健、天文、地理等大量論著,是中國文化史一大資料庫。
       明世宗一度尊崇道教,以道士邵元節總領道教,並躬親齋醮。清代對道教逐漸輕淡,張天師由二品降為五品。道光停止張天師朝覲
       。官方道教從此一蹶不振。但道教的神學觀點和醮齋超度、祈禳福禍、符咒驅邪等活動,卻深入民間,滲入秘密宗教中,為民俗的
       一部分。在道佛教共同影響下,形成以玉皇大帝為首的天宮天神系統,以太上老君為首的散仙真人系統,以如來佛為首的西方極樂
       世界,以閻羅、城隍、土地等組成的陰間鬼神系統,還有各種妖魔鬼怪。這些宗教神話有廣泛影響,並滲入《西遊記》、《紅樓夢》
       、《聊齋誌異》等文學作品之中。道教勸善書《太上感應篇》、《陰騭文》、《功過格》三種,在封建社會後期流行極廣。其中
     《功過格》是一種自我反省日記,逐日記錄功過,一月一小比,一年一大比,善則繼之,過則改之。道教依靠這些簡便易行的道書,
       為宣傳普及封建道德,起過不可忽視的作用。

   近代民間宗教的活躍】
       近代民間宗教是流行於社會下層的各種宗教,一般不被政府承認,活動呈秘密狀態。漢末的五斗米道、太平道,北魏的大乘教,五代
       、宋元的明教,是民間宗教的前期發展。南宋初到明中葉,白蓮教興起,標誌中國民間宗教進人活躍階段。白蓮教始自白蓮宗,該
       宗本是佛教淨土宗的一派,首創者是南宋高宗時的吳郡沙門茅子元。後來轉而崇奉彌勒佛。元末農民起義軍韓山童、劉福通、徐壽
       輝等藉白蓮教宣傳「天下大亂,彌勒佛下生,明王出世」。明以後,白蓮教更加流行,並與其他民間宗教融合、滲透,不斷發展。
       明正德年間至清末,是民間宗教最盛行的時期。以羅教的興起為轉機,數以百計的教門及其分支此起彼伏,形成複雜多態的民間宗
       教。羅教創始人羅夢鴻,有真空家鄉、無生父母八字真訣,無為教、大乘教、老官齋教皆其分支。白蓮教受其影響,奉「無生
       老母」為創世主,宣傳「彌勒下凡」的宗教神話。黃天教、紅陽教、聞香教、八卦教、一貫道等等皆可視為白蓮教的衍生分支。
       明清近代民間宗教的共同點是:第一,主張三教歸一,其信仰中以<儒道釋>三教摻雜,或脫胎於佛教,或脫胎於道教;第二,以
       無生老母為最高神靈;第三,大都宣揚「三陽劫變」以救劫應變號召信徒;第四,常常成為農民起義的旗幟,如明代聞香教徐鴻
       起義,清代清水教起義等;第五,其上層領袖形成特權家族,成員又混雜不純,往往為官方所利用。第六,其經典寶卷多以韻文、
       偈子、唱詩、曲牌等說唱文藝形式撰寫,以便在民間流傳。據學者考證,民間宗教教徒人數,遠多於上層宗教,因其活動秘密,遂鮮
       為外界所知。

   【基督教的傳布與大平天國拜上帝會】
       意大利耶穌會教士利瑪竇開創基督教在華傳教第三個時期。明末有信徒近四萬人。清康熙時教徒至十萬餘人。雍正以後,朝廷禁止
       傳教。新教自一八○七年由馬禮遜傳入我國。鴉片戰爭以後,西方國家取得內地傳教權利,基督教有了迅猛的發展。由於該教的傳
       布與外國侵略中國的行為相聯繫,不斷引起中國人民的反抗,眾多的「教案」就是明證。一九○○年的義和團運動,就是在反抗教
       會壓迫的鬥爭中興起的。至新中國成立前夕,我國有天主教徒三百萬人,新教教徒一百萬人。
       太平天國曾利用「拜上帝會」的宗教組織形式發動起義,其教義教規模仿基督教,如敬拜上帝、耶穌,實行受洗、祈禱、禮拜等。
       但起義軍的革命行為使西方殖民主義勢力恐懼,西方教會對「拜上帝會」也採取反對態度。起義軍把所有傳統信仰的神靈、聖賢以
       及皇帝、士紳、官僚,統統視為妖魔,一律加以掃蕩,所以遭到封建地主階級的殘酷鎮壓。太平天國的失敗有種種原因,而過份依
       賴「拜上帝會」的宗教形式,從而模糊了起義軍現實的奮鬥方向,也是其中因素之一。

   【伊斯蘭教的中國化】
       明代對伊斯蘭教徒甚為寬厚。清代則採取高壓政策,激起多次回民起義,形成宗教矛盾與民族矛盾互相糾纏的局面。
       明末清初,我國伊斯蘭教出現新的變化,一方面適應我國情況,出現許多支派,並在西北地區形成門宦制度;另一方面伊斯蘭教學
       者的漢文譯著活動大為活躍。比較重要的著作有王岱輿的《清真大學》、《正教真詮》,馬注的《清真指南》,劉智的《天方性理》
       等。清咸豐、同治年間,又有藍煦的《天方正學》、馬德新的《性命宗旨》等。這些作者都是受過儒家文化薰陶的回儒,他們認為
       「回、儒經書,文字雖殊而道無不共,語言雖異而義無不同」。他們的做法是,將「天方經語略以漢字譯之,並注釋其義焉,證集
       儒書所云,俾得互相理會,知回、儒兩教道本同源,初無二理」(以上《天方正學.自序》)。例如將伊斯蘭的「真一」說與程朱
       的「太極」說加以融合;將儒家「格物致知」加以改造,使之為「認主獨一」的教義服務;將儒家的「五倫」稱為「五典」,使之
       隸屬於「忠於真主」這一最高信條。這樣,伊斯蘭教就更深地紮根在中國這塊土地上,伊斯蘭教文化成為中華民族文化的有機組成
       部分。
       我國回、維吾爾、哈薩克、塔塔爾、塔吉克、柯爾克孜、烏孜別克、東鄉、撒拉、保安十個少數民族幾乎全民信仰伊斯蘭教,至解
       放前夕,他們的總人口約一千多萬人。
                                                                                               牟鍾鑑/北京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孤九大士正緣十方

        本網站有<智慧著作權>保護及神佛仙聖加祐!引用資料請出處<無極神佛社>才不致違法或對七寶十維神佛護法神使不敬☝